山风

废话很多

数学考的稀烂如屎

特别难过

我佛了

如题 读书真难不如搬砖

想到七哥哥恢复记忆那之后 总让我有一种普通话会说得很好的感觉(...

军训完白白嫩嫩的小姐妹晒成煤炭了 好心疼

为什么我认识的白皮都站在太阳暴晒的地方,还有人整张脸都脱皮了、然后直接撕皮下来后更白了但是因为没有外层保护会泛红,据说有点点痛,强调点点

真、真人版画皮吗

太吓人了 黄皮站在有树荫的地方发出人渣的大笑声(??

加一句话:我爆炸喜欢女高中生这个称呼

他手里的动作戛然而止了。

伍六七扯了扯嘴角,很淡地叫了一声,柒。

刀收了回来。他偏头,被黑发遮住的眼睛里面一片尸山血海。那尸堆中站着一个被黑雾包裹缠绕的人,无数影子在他身旁发出动物的嘶喊吼叫,扭曲得不似人脸的面部滴滴嗒嗒淌了一地的血。器官尸体断肢堆积成叠,将他的头顶淹没。

殷殷的眼凝固成一片血红,像要流出来的浓烈颜色慢慢敛去变清,最终恢复成漆黑的古井,一眼深不见底。地上的人蠕动着向后退了几步,抖着腿试图站起来时被匕首正中脚踝。正要痛喊出声,可纵使脸上爆出青筋泪涕交流也吐不全一个音节。

歪曲抽搐的、发不出声音的那张脸,无数表情像荧屏播放快速闪过,痛苦恐惧扭曲悚然以及...嘲讽。男人微微抬头,突然咧开丑陋的嘴,森森地笑了。

嘿嘿嘿。哈哈哈哈哈...我想起来了,你弄不死我。

黑眸里的血光复燃了。像那时的火光冲天腾空而起,一刹映红整个竹林。他去拔鞘里的利器,何消一刀,要面前的猪猡四分五裂人头落地,愤怒已然出离。他握住了千刃。

刀却没能抽出来。伍六七搭住他的肩,把刀柄卡在他的虎口处。做乜野?他的目光聚集在那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上,斜瞪了眸。

不要做不理智的事,你现在的身份不能动他。伍六七瞥了一眼阴恻恻的男人。男人发出破风箱般的笑声,有没听见?理智一点,首席!还不收...

刺啦。

男人的喉咙停止了轰鸣。那些杂声和烂碎的话尽数堵进了气管,再被锋利的剪子割开;那些复杂纷乱的表情未来的及收回,也一并凝固在尚还完整的脸上。剪子从血泊里抽出,回到主人手里。

伍六七缓缓擦着剪上的污迹,对那张脸笑着露出一口白牙。他倒是杀不了你。

我可以哦?

思想枯竭了。好像有个人把我的脑子挖了一个洞,把里面仅有的一点点有营养的东西拿走了,还不忘灌上水泥,晕晕沉沉铁头坠地

近期的一点点糙图(好多丑大头

后天就要开学包军训,以后还得适应疯子似的作息,空间里哀嚎一片。

要进入新一阶段的学习了,希望可以交得到朋友、不要一天考三场试、食堂饭吃不出虫子。

“我们可能在突然的人祸天灾前还保持站立的姿态,却会被路边一颗不起眼的石子猝然绊倒。”

是个病号。

☞苏长今/qller 随便叫

伍六七/mha/oc原创 aph绝赞养老中

凹凸淡圈,产出随缘。

*雷D5 花式旋转跳跃一百八十度的雷

*脾气不好,kies休要跳脚

没有洁癖雷点so什么都可能产,骂我请小窗但是不要太难听

有删博习惯,置顶天天换

开学又要躺几个月,偶尔诈尸

为什么还不掉粉,我是秃头蛾子